先淘卫浴不 锈 钢 水 龙 头 新 品 类 汇 集

点击进入京东 点击进入天猫

0736-2635718 (业务)

0736-2627998 (售后)

热门关键词: 不锈钢水龙头阀芯304不锈钢水龙头恒温水龙头先淘不锈钢水龙头单冷水龙头

不锈钢水龙头新品类开创者

中国加入APEC的13年嬗变之旅

文章出处:责任编辑:人气:-发表时间:2014-11-08 11:59【

主要来源: 新财富 

导读:

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的英文缩写,中文简称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的经济合作官方论坛。

TPP,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的英文缩写,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2014年11月5日,APEC在北京怀柔雁栖湖举办,本届主题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

APEC诞生至今已有25年,中国加入也已有13年。

中国在变,世界亦在变。25年之后,APEC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最高级别的官方对话机制,但现在风头正健的是TPP,后者的甄别性和强制性对前者的包容性和自愿性形成逼宫。中国的GDP总量逼近10万亿美元,大国地位毋庸置疑,但也正经历经济增长模式最艰难的转型。

从上海到北京,空间和时间分别经过1200公里和13年,APEC第二次到中国的时候,跟第一次有些像。

2001年的中国,经受了四年经济低迷,即将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国企改革和住房改革释放的红利正在准备弹射经济。上海APEC后的一个月,中国入世。

2014年的中国,容忍着经济“破八”,蛰伏在“七上”,两年时间保持着不刺激的定力,同时推出60条全面深改措施和180多项依法治国措施,酝酿着再一次的弹射。

13年,APEC沿着太平洋走了一圈,中国经济在新的档位就位。

从上海到北京,空间和时间分别经过1200公里和13年,APEC第二次到中国的时候,跟第一次有些像。

2001年的中国,经受了四年经济低迷,即将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国企改革和住房改革释放的红利正在准备弹射经济。上海APEC后的一个月,中国入世。

2014年的中国,容忍着经济“破八”,蛰伏在“七上”,两年时间保持着不刺激的定力,同时推出60条全面深改措施和180多项依法治国措施,酝酿着再一次的弹射。

13年,APEC沿着太平洋走了一圈,中国经济在新的档位就位。

“中国制造”发力

2001年之于中国,故事太多。与上海APEC共舞的中国时刻,还有申奥成功、男足出线、加入世贸以及上合组织成立。13年后,仍能感受到彼时国运隆隆的历史脚步。

一度剑拔弩张的中美关系在“9•11”后逆转,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参加上海APEC,中美关系趋于缓和,一个宽松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2001年是个中国年,在新世纪伊始,国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和满足。上海APEC举行之时,中国的GDP不足10万亿元。那一年,8.3%的GDP增速、6.8%的外贸增速、13%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看似不尽如人意,但更像是在低谷中起飞前的滑翔。

回顾13年中国经济的发展,GDP增速一路攀升。从2002年的9.08%之后,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高增长,2007年达到14.16%的历史新高。外贸增速更是一直保持在20%以上。

1998年前后,作为中国经济的一个典型标签,“Made in China”浪潮在中国入世后达到高潮,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在世界范围内横扫千军。悲情的国足在韩日世界杯上颗粒无收丝毫掩盖不了“中国制造”的风光,30万个世界杯吉祥物来自江苏扬州的玩具制造工厂,225万球迷呐喊用旗帜和数十万“假发”来自浙江义乌的服饰公司,根据中国统计局的数据,过去20年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制造业的成长,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基本维持在40%。受这股经济大潮的影响,1999年成立的佛山黄岐庆联五金机械厂(先淘卫浴的前身)瞅准市场空白,于2000年初启动不锈钢水龙头的研发项目,于彼年10月份研发成功了全世界第一支不锈钢水龙头。13年后当APEC在北京雁栖湖召开时,中国的GDP将超过60万亿元。这一年,美国无铅法案正式实施,中国水龙头新国标颁布,水暖卫浴行业正经历着一次行业大洗牌,业内已公认不锈钢水龙头是未来水龙头发展的趋势。湖南先淘不锈钢卫浴有限公司在这15年时间里,将其不锈钢水龙头、不锈钢花洒、不锈钢水槽等厨卫产品出口到了全球近90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不锈钢水龙头出口最多的企业,为“中国制造”的声名远播做出了专属领域的特殊贡献。

在《中国30年:人类社会的一次伟大变迁》一书中,花旗集团全球投资银行高级顾问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写道:“中国是一个大国,也必须被视为一个世界强国,中国必须加入世贸组织。这涉及一个国家的尊严。”而“中国制造”全面发威背后的逻辑是,入世既关乎尊严,更是巨大的商业利益。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入世给“中国制造”带来的空前机会,不得不感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生在中国的一系列改革。民营企业的成长与国企改革密不可分。上世纪80年代的国企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上世纪90年代则是“抓大放小”,轻装疾行。从1992年起历时十余年的改革中,国企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日益下降。在这场国退民进的大潮中,我国初步形成了各种所有制经济的有效竞争,合资企业、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发展如鱼得水。

对于中国的这一段黄金时代,专家们总结了人口红利、房地产红利、入世红利和改革红利等多种有利因素。但红利既是稀缺的,也是边际递减的,其兴衰构成一个经济周期。当旧红利消失寻找新红利之时,就构成了经济转型的阵痛期。

不知不觉中,野蛮生长的互联网经济已经开始指点江山。2011年将总部从上海迁回杭州的阿里,背靠浙江这个民营经济的腹地,开始衍生出电商生态系统。

金融危机来袭

2008年,肇始于美国次贷危机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随即,APEC会议在秘鲁召开,发表了《利马宣言》,承诺在18个月内解决金融危机。然而,18个月后,希腊主权信用破产引发欧债危机。危机比所有人想象得都要严重。

承平日久的国际投资和贸易环境猛然掉头进入充满不确定性的新常态。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帮助中国经济渡过最凶险的危机时刻。但中国经济旧的粗放发展模式,在4万亿之后亦不能继续。

从APEC利马会议开始,此后几年的APEC都在讨论如何实现自由贸易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以解决金融危机。

2009年新加坡会议讨论了经济增长、多边贸易体制、区域经济一体化、气候变化等问题,随后的日本会议再次讨论了区域经济一体化并发表了相关的成果文件。2011年,在美国檀香山举办的APEC会议围绕紧密联系的区域经济的主题,重点围绕亚太经济增长、规制合作、能源安全等议题展开讨论。

为了应对外贸变局,中国也在马不停蹄地布局。与东盟的RCEP在谈判,与韩日的FTA在推进,与美欧的BIT在砥行,与新西兰和瑞士的自贸协定敲定以及最新提出的“一路一带”新思维。

对外开放在谋变,对内改革也在谋变。开放是为了倒逼改革,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是改革的催化剂。

2008年,中国GDP增速回落至9.63%,与前一年 14.16%的高增长相去甚远,随后外贸同比首现多年来的负增长则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艰难现实,仅当年外贸增速就大幅跳水至13.9%。

而4万亿的推出,再一次将改革的时间向后推迟。4万亿的大规模刺激立竿见影,转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30%,2010年国民经济再次触及两位数增长,达到10.45%。但如今看来,这更像是一次应急之策,短期效应可期,长远考虑不足。直到现在,我们的经济仍在消化彼时的过剩产能和高杠杆。

“中国已经走出改革初期的浅滩阶段,正站在大河中央,选择彼岸的到岸位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这样描述中国。在过去的30多年,中国一直有两个镜像:一个是市场放开,需求解放,经济强劲增长;一个是深层体制改革困境难破,管制、垄断、寻租和腐败压抑了创新和活力。

在全球化的模式下,不断用贸易来实现增长以及中国内部过去靠地方政府粗放的土地投资和相互竞赛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已不可持续, 为适应转轨新常态,新一届政府正全面“调试”,涉及重大领域改革随即密集推出。

时不我待,因为TPP来了。

在2010年日本横滨APEC结束不久,美国高调推出TPP提案纲要。TPP并没有邀请中国,并设置了非常之高的制度门槛。而APEC的包容性和自愿性原则,也在遭遇TPP强制性原则的逼宫。外部投资和贸易格局,正经历25年未有之变局。

迎接新常态

英国思想家罗素曾说,“提到过去,每个时代都承认它是事实,提到当前,每个时代都否认它是事实”。中国正在解决自己发展中的问题,但这并不影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瞩目的大国。

即使在金融危机期间,中国仍是国际舞台的“白衣骑士”,成为重塑国际经济格局的重要力量。2001年上海APEC,是中国第一次举办真正意义上的大型国际会议。到2014年的北京APEC时,历经奥运、世博、亚信,中国已驾轻就熟。

时过境迁。2008年还历历在目的蓝天,如今却成了北京市民的奢侈品。GDP也在13年间经历了一个钟形曲线,从北京回溯上海,相同的不仅仅是GDP增速的低谷,还有改革的造势。

2014年三季度国民经济增速仅为7.3%,创下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不过这一次没有4万亿,决策层坚决表态不推强刺激,力推强改革,公车改革、户籍改革、国企改革高密度推出,大刀阔斧。下半年在收入分配、财税体制、不动产登记、京津冀区域发展等关键领域的改革也呼之欲出。

早在2007年5月,时年78岁的吴敬琏出版《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在序言中,他充满忧患地写道,“中国的改革并不是一路凯歌,经济改革所采取的由非国有部门入手由易而难的策略,一方面减少了改革阻力,增加了改革的助力,另一方面又使寻租环境广泛存在”,在改革30年过后,中国学者一直保持着对制度滞后的警惕与批判。

七年后,在刚刚闭幕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中央层面给出了法治市场经济最有力的回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

新一届政府成立之初,国务院各部门的行政审批事项达1700余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庄重向社会承诺本届政府至少要取消和下放其中的1/3,即567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本届政府共完成了600个审批项目的取消和下放,提前超额完成任务。

今年,地产大佬任志强退休,王石继续游学。媒体眼中的企业明星是以电商为代表的大批互联网企业。海外资本市场也因为多了中国的商业明星而格外热闹。去纳斯达克敲钟,出生于1974年的刘强东走在了长他十岁的马云之前,虽然上市的时间根本得不出什么商业定论,但却验证了互联网行业一切皆有可能的真理。

“我15年前来美国想要200万美元,被30家VC拒了;我今天又来了,就是想多要点钱回去。”路演首站,马云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开场白引起全场大笑。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全球最大IPO。当天的马云梳着油光锃亮的大背头,在这加冕时刻,力图表现得举重若轻。

美国《财富》杂志的评论说,互联网浪潮引进中国的不仅有外国的资金、技术以及隐藏在资本的权利,还有企业家的理性背后更加强大的、与之相伴的成熟市场规则和法治精神。

新一代的企业家已经崛起。他们的固定资产很轻,创新创意很重。

在新常态档位上就位的中国,面临一个迥然于13年前的情况:TPP正兵临城下。作为在WTO之外另起炉灶的崭新俱乐部,TPP一旦完成谈判,世贸组织边缘化的尴尬将在所难免,全球范围内的贸易谈判也将加速向其他平台转移。TPP传递给中国的压力,是坏事也是好事,就看我们如何拆招,如何借力倒逼我们的改革。

将“分散”的APEC经济体聚合在一起,向亚太自贸区进击,也为中国提供了成为亚太地区负责任大国的历史机遇。北京APEC的主场外交,上演的正是这长袖善舞,考验的是中国外交的功力。

先淘卫浴,作为中国水暖卫浴制造业中的一员大将,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实现出口企业的战略转型,让我们的企业不仅仅是停留在产业链的末端,这一系列问题是对自身的智慧拷问。我们要引入先进的管理思维和管理经验,不断提升自身的创造力,培养优秀的人才队伍,进行技术储备,提升产品的技术含量,促进出口产品结构的真正转型,提升企业及品牌的国际竞争力,真正实现制造强国的梦想。